敦刻尔克

额,找一篇喻黄文,烦烦是大学生,挂科了,xxx就让他去勾引老师(不用问老师肯定是喻队),过程略,最后发现喻队是什么类似总裁之类的角色,来大学代课,走之前还是让烦烦过了。烦烦听说喻队要走,大早上爬起来去追,结果却是祝他一路走好……烦烦实习,又遇见喻队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只看到这了……emmm现在想求一下文名有大佬告诉我嘛>3<。
占tag抱歉,问到了我就删,谢谢了。

今天就简单的说一下这位红红火火的主催CC

这次买药不买酒:

[十分感谢转发,推荐的朋友!!!]


主催- CC/薛洋 


约我的号是凹凸lof @我爱李泽言  
QQ-2732377694.(肯定是联系不上了,早就卷钱跑路)
     -1194333580 (肯定是联系不上了,早就卷钱跑路)


在多个火圈作品中用着不同的ID账号所骗各种画手(故拖欠玩失踪),拿到画手的作品在他所谓的征集Q群中所要收谷人的支付宝预定费用.目前知道的金额已经达到上万了.




微博地址如下.


信息1


https://m.weibo.cn/status/4201969180634757?sourceType=qq&from=10771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display=0&retcode=6102




信息2


https://m.weibo.cn/status/4214333326213579?sourceType=qq&from=10771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display=0&retcode=6102


这次发的没带图.下次lof的肯定自带配图.


lof这边还在努力的整理信息梳理中.


群号:720234685 相册中都有相关纪录.


这次说的不全,但十分欢迎补充.


[十分感谢转发,推荐的朋友!!!]

海盗法则(1)


史密斯大妇AU  (?)

  .这一章没有安。(emm,没有安的雷安……)
  .可以的话……开始了?                           



     雷狮懒散的斜倚在窗边,百无聊赖般的摇晃著手中的酒杯。唇边那一抹笑被灯光滤上一层妖治的光,平生添上几分艳意,明明是正统的白色ANNI两装,领口处却硬生解行两颗扣子 露出其中精致的领骨。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荷尔蒙使得不少女性都试图上前套几句话出来,却被雷狮几句话给打发走了——狮子盯上的猎物可不是她们。
     就在雷狮有些不耐烦的打发表另一位无聊的女客时,一个女声在身旁响起:“先生真是好兴致,这么多女客,难道没一个合您胃口?”声音柔缅娇甜,却无端让雪狮想起 “嘶嘶”作响的眼镜蛇。呵,管他呢,反正鱼上钩了,他雷狮盯上的人,怎么也跑不掉的。雷狮唇角的笑意更盛,半转过身子对着面前的女人挑了挑眉“安杰丽卡小姐不也是?相逢即是有缘,不知能否与小姐跳一支舞?”“当然”女人娇笑着把手放入雷狮手中,与
他一起进入舞池。
      一曲终了,雪狮绅士地吻了吻女伴的手背。女人笑弯了眼,掂起脚笑凑到雷狮耳边“您真好,好到我都舍不得杀您了呢”雷狮下意识的一愣,身体先于意识做出反应,猛的躬身,从弹道正下方滑了出来,再蹬地后退,躲到了大理石台下。刚刚还一幅小女人状的安杰丽卡端一把不知从哪掏出的加特林,随意的向舞池那边来了一梭子,就在黑衣保镖的保护下撤走了。 临走时还 不忘冲着躲在大理台下的雷狮抛个媚眼,“达令~这些人就交给你咯~,我在天台等你哦~~” 雷狮在安杰丽卡开枪时就明自了,想要她的命的人怕不只自己一个,而她早就准备好在这儿将他们一网打尽。              
     “哼”雷狮冷哼一声,这样就想干掉他,安洁莉卡未免也太高估这些保镖了,比起这个他更在意为什么那个女人会说在天台等他,她就那么自信自己会去?雷狮猛的一顿,他明白哪里不对了。


    安杰丽卡站在天台上,身后的直升了机带起呼啸的风声,哪怕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穿着舞会上的长裙,裙摆向上扬起,朝着直升内卷曲而上,然后拂过灰白的地面,犹如风拂海面,留下一道阴影。
“大人……”身后的女孩想说点什么,安杰丽尔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明白了,她转过身,接过待从手中的包,准备登上直升机。攸的,一道银光划过
将安杰丽卡过长的的裙摆牢牢的钉在地上。女孩睁大双眼,看着自家大人唇边一闪而过的笑容,莫不是自己看错了?她摇摇头,将这有些荒诞的想法塞进了脑海中的一个不知名的落里。
     另一边的雷狮下意识的抚摸着手中的勃部宁,虽不是他的“雷神之锤”,好歹也可一用,但...“你把我的永指偷去了。”是陈述句。安杰丽卡玩味的一笑“啊啊,脸色那样可怕,啧啧,真可怕啊。”她的指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多了一枚戒指,“这个、对你很重要吧?”“还给我。”雷狮脸色更差,他一直都戴着这枚结
婚戒指,这次任务实在太重要,他不得以把戒指拿了下来,当成顶链挂着。却被安杰丽卡偷了去。“这枚戒指真漂
亮呢,还给你也应当..只是啊..呵呵~”安杰丽卡将戒指住空中一抛,随后的女孩端起了枪,“砰”的一声,戒指朝着天台边飞去,雷师下意识的去接,差点掉下楼,等他灰头
土脸的从地上爬起,直升机和安杰丽卡都不见了,罢了好歹
戒指拿回来了..呃? 感觉到乎中触感的不对劲,雷师低头检
查手中的戒指,花纹华丽流畅,钻石也依旧闪耀,那个女孩的子弹想必是散弹,这枚戒指并未遭到实质性的伤害,在初升太阳的光芒下折射出绮丽的光,但……雷狮眼眸一沉,唇角勾起了个幅度,随手把戒指塞到口袋里,拿出通讯器,对着另一头的卡米尔说“收队,卡米尔,被骗了,我要回来的戒指是假的。

                      TBC
   

人间天堂

  写在前面:
      妾身是个写文废,这篇文是妾身晚上写作业时突然出来的,结局未定啦,望诸位大佬可以多提点建议*罒▽罒*
,鞠躬(づ◡ど)。

  

     在我年纪还轻,阅历尚浅的那些年里,父亲曾经给过我一句忠告,直到今天,这句话仍在我心头萦绕。

   “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他对我说,“要记住,这世上并不是所以人都善良淳朴。”他没多说什么,不过我们总是言语不多就能相互理解。所以我明白他想说的不止这些。于是,我逐渐养成不轻易与人交往的习惯。这一点,在我搬到美国东部后依旧没有改变。

     我租的房子在北美最不可思议的地方,这里除了千奇百怪的自然景观外,还有两个形状怪异小岛,它们除了形状和大小之外,无一处相似的地方。

     我住在西边的岛上,嗯,怎么说呢,是两个岛中比较不世时髦中的一个。我的房子离海很近,——只有60码左右。而在我旁边,是每个季度租金两万三到两万五的两处豪宅。我自己的房子难看的很,得亏它小,不算碍眼,也一直不被人注意。

     这段夏天的故事,直到我开车去英泽丽特家吃饭的那个晚上,才真正开始。英泽丽特跟我在大学时就认识。她很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上大学时她随意花钱的毛病已经为人诟病。我这一代居然有人阔绰到这地步,实在不可思议。

     在英泽丽特家,我认识了一个自称是神父的男人,是个日本人,名字是难记的音符——但我还是记下了,他叫天草四郎,一个令人难忘的男人。

     夏天的每个夜晚,我的邻居家都有音乐声传来 ,在他幽蓝的花园里,男男女女像飞蛾一样,在笑声、香槟和繁星间穿梭。我相信第一次到吉尔伽美什(是的,吉尔伽美什,我的邻居)家的那天晚上,我是少数或者唯一确实收到邀请的客人。那个星期六一早,一个身穿深黑制服的佣人,穿过我家的草坪,替他的主人送来一张极正式的邀请函,上面说,如果我能参加今晚的“小型宴会”,他将不胜荣幸。整张请帖唯一令人在意的地方就是末尾的签名了,不是吉尔伽美什,而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恩奇都。

妾身在雨之霁,ID薇瑟,想用妖刀、酒吞换灯姐,求哪位大佬帮帮我这个非洲人啊(๑ºั╰╯ºั๑)

hhh~妾身家的两位大佬啊,起这个名字,装御魂的时候总会看错hhh,顺便一提,妾身在雨之霁,ID薇瑟,求扩列啊小可爱们~
ps:占tag抱歉

666,这位大佬很强势。
游泳不浮就服你23333。
另外,妾身在雨之霁,ID薇瑟,有没有酒茨的小可爱或大佬找妾身玩啊~

希望当事的那位语罢寄无人可以说清楚。

悠悠堇:

P1是《可爱的他和他》下语罢寄无人的评论(是的,她居然评论了,她选择性失忆的时候居然没记得删除评论(被一位修仙人士找出——铁证如山
P2就童言无忌大风刮去吧 ,但这的确说明了语罢寄无人真的看过我的文,但不肯承认。
但要是还有人能洗,我就服气。

PS我的评论本来就是为了读者开的,一向都是七天关注才能评论。我为什么要为了给抄袭洗地的人更改我的评论权限?


以及,我得理不饶人?你可能不知道我原谅了她两次。第一次,她抄袭了我,道歉。我原谅他了。

可她居然换了个id头像,把道歉lo给删除了,当做没有这回事。朋友看不过去,希望他不要删除公开道歉的声明,她来私信我,我看在她真的年纪小不懂事的份上,还是没有公然挂她。但我承认,我已经很不高兴。

一年过去了,又被抄袭的我真的不想忍了。而这位写手也完全没有把这当回事。看我上一篇的私聊记录,你们可以感觉到她的态度。

以上,仍觉得我过分的,我也无话可说。

温庭莲:

正式开搞了,争取早日平坑恢复自由身>w<

在我的脑补中,此处应该响起BGM,然后,转个圈圈~

但是这样太臭美了,会破坏狂霸拽冷酷炫的出场形象,所以导演及时喊卡,然后把这段剪掉了(。


顺便说上册也转了圈圈,然后剪辑掉了XD无聊的人可以找找在哪里=w=

梧桐雨

人物严重ooc.看前预警~
许愿青行灯小姐姐·妾身在雨之霁,IDs是薇瑟,求太太带啊啊啊::>_<::

一块玉佩,一壶浊酒,一昏黄灯。
我走进营帐房时,公子正手执玉佩,两眼无声,我知道,他又想起那个男人了。
我自幼便跟随公子,那时他只是一个有些调皮,喜欢玩乐的孩子,整日在花园里嬉戏,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只是,有一日,在庭院中玩闹的他,撞上了一位身着戎装的将军,害怕的我一把拉住他就跑。后来,夫人告诉我们那是公子的舅舅当朝大将——安倍晴明。当时公子盯着晴明充满戾气的背影,目光尖利。虽说我那时还小,但我还是敏锐地感到,在公子身上,有什么东西不同了。
没多久预感成真了公子开始习武了,整日刻苦的不像他,一日下来,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努力终有回报,没几年,公子的武艺,便得到几位师傅的认可,大人高兴的不得了,特地在春日宴时请来了护国大将——晴明,请他指点自己儿子的拳法,一套拳打下来,公子虽大汗淋漓,目光却仍尖锐,直直的盯着那客坐上的护国大将。
“你是谁?”
“源博雅”
晴明一把撩起公子。
“我侄子?这种下三滥的拳法有辱你的名号,不够!不够!”
似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评价。在晴明及客人都离开后,公子狠狠地往墙上踢了一脚,愤然离去。
“唔——”营帐外传来士兵吹坝的声音,是时候拔营了,只可惜——我苦笑着看向公子的手臂明明伤口已经包扎白丝绢上的血却又昏开了,今日一战,想必定会失败吧。
“月茗”公子唤我“他会来吗?”
“……”我垂下眼既不敢,也不知这个问题如何回答,公子轻叹一声,拂手便将那酒喝下。
“你且去通知军师,让他们拔营起阵吧。”